魏欣:次贷危机后的10年如何 改变了 美国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魏欣

美国联邦政府和美联储仍然背负着大衰退带来的伤疤,这让美国应对下一场经济危机的能力显著降低

魏欣:次贷危机后的10年如何 改变了 美国

1929年以华尔街股市崩盘为标志的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对于很多熟悉美国历史的人来说应该不是一个陌生的单词。而2008年房地产次贷危机,作为大萧条之后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多年之后也在美国留下了一个特殊的称谓——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不得不承认,这次危机从很多方面伤害了美国社会和每一个普通美国人。10年之后,我们再回顾一下美国是如何度过了复苏的时代,时代又如何改变了美国。

除了是房地产业的深度调整,大衰退还终于让人们意识到美国经济无法支撑这么庞大的零售业。长期以来,零售业者一直把美国看成一个跑马圈地的市场,只要不断的修建新商场就可以带来人流量和销售额的上涨。虽然危机之后美国的零售店面积还在不断增长,但趋势已经大不如前了。从2000至2008年,美国每年新增1.72亿平方英尺的销售面积。可是2010之后,这个数字已经大幅下降到了4800万平方英尺。在美国各地,甚至出现了不少往日繁华的商场被废弃的现象。即使是在大都市纽约,你还是可以在曼哈顿很多繁华的街区发现不少空置的优质商业铺面。

虽然新商场还可以吸引到人流量,但是销售额已经证明美国普通人的消费能力和消费习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2007年之前,美国零售额曾经长期保持6%左右的强劲增长率。但是从2007到2008年,增长率突然下降到可怜的0.5%。2009年,销售额甚至下降了3.6%。之后的增长率就稳定在了3%左右。与此同时,一些消费者开始不再去商场购物。他们开始转向更廉价的消费方式或者网络购物。几乎所有零售商都发现消费者的价格敏感度快速提升。在危机高峰时期,有的商场为了吸引顾客,回笼资金,甚至不得不打2折销售。

美国人消费习惯的变化导致很多零售商调整竞争策略。像Macy’s、Saks和Nordstrom这样的百货店,在发现他们的高端门店销售额增长乏力之后,开始迅速发展他们的低价商业模式。比如Nordstrom现在已经有3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它的低价门店Nordstrom Rack。Macy’s的打折频率明显提高。对于那些无法适应变化的零售商,当消费者不再像以往那样频繁光顾的时候,留给他们的就只有繁重的店铺租约和销售额的暴跌。曾经广受欢迎的Circuit City, Linens-n-Things和Radio Shack已经在过去10年中相继倒闭了。2018年我们还看到了百年老店Sears申请破产保护和Toys R US破产清算。这些品牌倒下之后,新崛起的是Nordstrom Rack, Saks Off Fifth和Zara。

对于很多美国年轻人来说,他们这一代很多人生大事因为大衰退而不得不推迟了。危机爆发前的2007年,美国失业率已经在5%的低位上保持了大约30个月。但是危机迅速在两年半之后把失业率提升到了历史性的9.5%。2009年曾经在大型制药公司、律师事务所实习的那些学生都没有像他们的前辈一样拿到全职offer。一些成功从华尔街投行拿到offer的学生在毕业时发现,这家银行已经不存在了。美国的80后90后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从学校毕业进入社会,导致他们比前辈们更晚获得经济上的独立。上世纪60年代美国年轻人的平均结婚年龄大约是20岁出头。而现在根据媒体的统计,2018年已经推迟到了几乎30岁。由于年轻人负担不起医疗保险,奥巴马总统甚至在医保法案改革中,把孩子可以使用父母健康保险计划的年龄上限从18岁提升到了21岁。

这一代年轻人被耽误的结果是,出生率的降低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未来将加重社保和医保负担的。虽然美国婴儿出生率在工业化之后一直处在长期下降,但是大衰退加速了其下降趋势。2008年前美国的生育率还处在微弱上升的趋势,平均每个育龄妇女还能生育2.08个孩子。2008年彻底扭转了这个趋势。到2018年,已经下降到了只有1.76个。而保持人口基数不变的正常更替生育率需要达到至少2.1。现在美国各个年龄层次的女性生孩子的比率都在下降,只有40岁以上女性在上升。这表明美国的老龄化趋势正在加速,代际差距正在拉大。这也能部分解释像Toys R US这样的婴儿用品商店的市场空间在后危机时代逐步缩小。未来如果不在移民政策上有所突破,美国的社保和医保都面临沉重负担。

虽然大衰退后的经济复苏强劲,但长期结构性高失业对美国社会造成的创伤还远远没有愈合,美国人的职业精神正在流失。美国的适龄人口劳动参与率从2008年初的66.2%快速下跌到奥巴马政府执政末期的谷底62.7%。这些没有参加社会劳动的适龄人口并没有被统计入失业率中。虽然在川普政府的减税政策的刺激下,失业率也达到了近50年来的低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人的就业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由于大衰退加速了制造业工作外流的趋势,在低技术行业上的长期结构性失业尤其惊人。大量年轻人已经习惯了政府举债救助,而没有像他们的前辈一样经历职场的洗礼,具备应有的责任感和职业精神。研究发现,美国90后是所有年龄层次中换工作频率最高的一个群体。以至于很多美国企业的雇主纷纷抱怨,现在新一代美国人的敬业精神已经远不如70-80年代了。

不要忘记,美国联邦政府和美联储仍然背负着大衰退带来的伤疤,这让美国应对下一场经济危机的能力显著降低。虽然大衰退给美国带来的痛苦记忆已经逐步消退,但是令人值得警惕的是,危机带来的阴霾并没有远去。由于当时为了应对危机采取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美国联邦政府的国债规模扩张了一倍,达到创纪录的21万亿美元。美联储购买了大量的国债和房地产支持债券。高峰时期,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比危机前增长了差不多4倍。经过一段时间的缩表操作之后,现在仍有4万亿美元。这两个因素导致川普政府在转变经济结构的政策选项上捉襟见肘。目前美国处在经济扩张周期的尾端,并且刚刚经历了一轮大幅减税带来的刺激效应,经济衰退的各种猜想在市场上流传。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爆发下一场危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还能如何操作?美国各个权力机构的选项将非常有限。

不论如何,已经没有人能够改变次贷危机对美国和世界造成的伤害。对于更多人来说,回顾过去是为了更好的面对未来。我们永远无法阻止经济危机的发生,因为它就是经济自我调节的正常状态。但是我们可以在它到来之前,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大衰退已经在美国的历史进程中留下了深远的影响,值得我们记忆。